殘疾人創業代理益生菌,讓殘友有尊嚴的活著

南方都市報:殘障青年的愛情在哪里?(殘疾人相親難的深度剖析)

2013-6-11 22:07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8899| 評論: 0|原作者: 潛龍勿用|來自: www.gtzygw.icu

殘障青年的愛情在哪里?(南方都市報)記者:劉素楠,采訪鳥窩網上次殘疾人相親會,并通過物質現象,挖掘、分析深層原因,給人與思考。希望所有從事殘疾人公益事業,慈善機構,鳥窩網管理團隊的每一位朋友,還有廣大的殘疾人自己都來讀一讀。

本次報紙封面:http://epaper.oeeee.com/A/html/2011-12/05/node_523.htm (點擊左下角的:(AA26)公益周刊 深公益  然后進入到:
南方都市報-電子版:http://epaper.oeeee.com/A/html/2011-12/05/node_2872.htm (點擊圖片可以進入到文字版進行閱讀:
殘障青年的愛情在哪里?   http://gcontent.oeeee.com/0/88/088e7ee3be479b02/Blog/efd/b5e1d8.html
新浪轉播:http://news.gd.sina.com.cn/news/20111205/1209352.html



(南方都市報 www.nddaily.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)
    ↑2006年9月12日,在濟南市槐蔭區婚姻登記處,福群(女)與邵華領到了結婚證。福群患有先天性腦脊膜膨出,下肢神經受壓迫而導致雙腿癱瘓,出生不久便遭親生父母遺棄,1982年3月被送到福利院收養。2004年,經人介紹,福群和山東臨沂籍殘疾小伙邵華認識并相戀。兩人的結合也成為濟南市社會福利院建院58年來的第一樁喜事。CFP供圖


    第五次鳥窩網相親活動現場。




    鳥窩網創始人田桂濱。

    近幾年,參與相親網站、相親聚會成為都市青年熱衷的活動之一,而千萬殘障人士的婚戀需求則被拘囿于家庭之中,面臨比正常人群更加復雜的婚戀困境:結婚難、初婚時間晚、在婚率低、離婚率高等等。愛情在哪里,和誰一起相伴到老?這些問題,成為廣大殘障群體的共同困境,而且在他們眼中,“婚姻不僅是情感的寄托,更是寄托了尊嚴和未來希望。”
    “無能為力的感情”
    2006年,第二次全國殘疾人抽樣調查顯示,全國有殘疾人的家庭戶共7050萬戶,在全國殘疾人口中,15- 59歲的人口為3493萬,占42.1%.2008年,中華女子學院社會工作系的王獻蜜和劉夢發布了《我國殘疾人婚姻家庭現狀及主要需求研究》,該報告顯示,殘障人士,在婚姻家庭生活中遇到了許多健康人難以想象的困難,因為身體原因,他們更需要他人在日常生活的幫助,“可以說他們比正常人更加渴望擁有婚姻和家庭”。但現實情況是經濟條件差、社交圈子小以及自卑心理嚴重阻礙了他們的婚姻夢。
    “你要是能掙50萬我就娶你。”網名為“小蝸牛”的輪椅女孩一直忘不了這句話。
    2008年,右腿骨折的“小蝸牛”在家休養,網上聊天的時候無意認識“一米陽光”,他也是一名殘障青年,小時候患了小兒麻痹癥。
    初中畢業前,“小蝸牛”常常認為自己的殘疾給別人造成拖累。看了小說《簡愛》之后,她意識到人與人是平等的。“小蝸牛”喜歡看書,閱讀了大量文學名著。對于找男朋友,“小蝸牛”心里有標準,一定要能夠一起生活。簡而言之,不要像自己一樣,坐在輪椅上。其次,在精神上,他們要談得來。他是一個善良、堅強的人。認識“一米陽光”之前,也有人介紹對象給她認識,卻沒有一個符合要求。
    多次的“被相親”讓她感到發怵,直到遇見“一米陽光”。“在一個兒童照相館工作,給兒童拍藝術照。他很有才氣,會寫毛筆字,也寫過很多文章,而且很講義氣,很爽快!”“小蝸牛”回憶有關他的種種過往,如數家珍。
    “一米陽光”有過一次婚姻,還有一個兒子,目前和兒子相依為命。“一米陽光”每天在照相館一邊處理照片,一邊喝酒,“喝多少都不會醉”。(南方都市報 www.nddaily.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)
    他常常在工作的時候和“小蝸牛”開著視頻聊天。電腦這邊的“小蝸牛”右腿骨折后,正在痊愈,又癢又疼,為了避免雙手抓破皮膚,她雙膝跪在輪椅上上網。“小蝸牛”寫了關于自己的很多文章,“一米陽光”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后,哭了。“沒有哪個男生為我哭過,當時就感覺他挺在乎我的。”“小蝸牛”說。
    自此以后,兩個人天天在網上聊天。
    2009年初,“小蝸牛”生了場大病,住進了醫院里。她希望“一米陽光”前來探望,他“推三阻四”,好不容易到了醫院,他也只待了一會兒就離開了,這讓“小蝸牛”大惑不解:一場大病,她還是她,為何他卻判若兩人?
    “小蝸牛”想要一個解釋,對方告訴她:“你不在的時候發生了很多事,我照顧不了你,你要是能掙50萬我就娶你。”“小蝸牛”想不通,“一米陽光”只好打開視頻,一遍一遍告訴她:“我有一個兒子,你身體不好,你現在有爸媽,如果嫁給我,我承擔不了你的生活!”
    “小蝸牛”很傷心:“我不怕吃這個苦。他也很無奈,很無力。”
    2009年,“小蝸牛”離開家鄉,只身在北京打拼。此前,她已被“一米陽光”拉入黑名單。“我對他并沒有多大的怨恨。不過我面臨的這個問題不僅僅是我自己的,很多人都要面對。”“小蝸牛”說道。
    網絡意味著我的全部
    因為出門不便,擔心被人歧視,殘障人士大部分選擇待在家中,千萬殘障人口隱于家庭之中,家庭是殘疾人生活的主要場所,甚至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唯一依靠。而互聯網的便利,讓殘障人士進行社會交往有了新的渠道,并且成為他們社會交往的主要場所。
    和“小蝸牛”一樣,輪椅女孩飛飛也有過網戀的經歷。
    2008年,飛飛初次接觸網絡。“網絡給我帶來精彩,給我帶來無奈,意味著這是我的全部。網絡是我與外界溝通的橋梁,因為網絡知道愛情的滋味,認識朋友。”
    由于整天待在家里,飛飛被舅媽稱為“家奴”。飛飛在網絡上結交朋友,嘗試愛情,并通過做網監和淘寶掙一些生計,取名“飛飛”,是因為她“渴望自由自在,想自由飛翔”。
    還沒有完全了解網戀是什么,飛飛便陷進了感情漩渦。認識一個男孩只有幾天,由于不坦白自己的真實情況,就被拉進黑名單。“這就是網戀,一個不了解的人可以喜歡。”飛飛第一次為了一個男孩掉眼淚,也漸漸看清網戀的真實面目,認識到那一次的眼淚,不過是“小孩子的幾句玩笑”造成的。
    雖然明白網戀并不靠譜,飛飛還是“以身試網”,她認識了一個網名為“浪漫男孩”的網友。
    “是他加我的,問什么是真愛,我說為一個人去等待。反正就是認識他之后,我敢語音了,敢出去了,敢拍照了。”飛飛說道。
    終于,當她鼓起勇氣去見面時,卻發現被對方放了鴿子,“浪漫男孩”稱因為沒有及時看到飛飛的留言。這樣的“誤會”一連幾次發生,“浪漫男孩”曾兩次將她拉入黑名單。當他再次加飛飛好友時,她猶豫了。
    “殘疾人的愛情與婚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我曾經夢想過、愛過,同樣也受傷過,現在只能用‘命里有時終須有,命里無時莫強求’來安慰自己了。”飛飛在日志《飛翔的夢想》中寫道,這篇文章在網上已有3000多次點擊。
    社會組織牽線搭橋
    有殘疾人的家庭占全國家庭總數的18.1%.絕大部分殘疾人在締結婚姻方面態度非常現實,結婚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能找到生活伴侶,能有個人相互扶持,共度一生。多數情況下,殘障人士只能與同為殘障人士的人相識,結成夫妻。
    在北京,“小蝸牛”加入了一個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網站———鳥窩網。這個網絡社區平臺希望聚合殘疾人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組織多種活動,幫助殘疾人拓展人脈,開闊視野,其中也包括相親活動。2008年,網站設計師田桂濱利用工作之余搭建了鳥窩網。
    2011年10月22日,鳥窩網聯手北京市亞運村街道殘聯和立德社工事務所,舉辦了第五期殘疾人相親會。相親會吸引了17位女性殘障人士和近60位男性殘障人士參加,“小蝸牛”也是其中一位女嘉賓,參與者需提前報名,并攜帶殘疾證或戶口本進行登記方可參加,一來為了確保信息真實,二來為了保證現場的活躍度,避免讓閑雜人等影響殘障人士心理。
    這是立德社工事務所第一次參與鳥窩網的相親活動,他們提出,下一步要讓健全人也報名參加進來。立德社工事務所所長告訴記者,立德社工立項方案中便有助殘項目,其中包括提高殘疾人的社會活動參與度、促進殘疾人婚戀。“這個對他們的影響很大,改變殘疾人的微環境,一個從家庭入手,一個從社會網絡入手。”
    5次相親會后,“小蝸牛”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,“說明有很多人沒有找到對象”。鳥窩網的相親會配對率雖然不高,也初見成效,呂翠和宗強便是在鳥窩網認識并結為了夫妻。
    “第一次在相親會上聽他的自我介紹,覺得這人有理想,有抱負。他是自學成才,小時候妹妹去上學,他就在家自學,妹妹回來給他講。他文筆好,書法好,去考了駕照,愿意接受新鮮事物,開朗,坦誠。在他背后都是堅強與倔強。”被問及對丈夫的第一印象,呂翠一口氣說出了以上內容。
    2010年12月18日,呂翠聽完宗強的自我介紹之后,對他印象很好。但短短幾分鐘內,她隨即又想到了以后———“他的腿不好,如果有什么事,是否能幫助我?”
    宗強下肢截癱,行走需拄雙拐,而呂翠先天性身材矮小。
    呂翠的父母也不太同意兩個人在一起,“他們希望有個人照顧我。我知道爸媽不會極力反對,所以周末的時候我們去雙方家里玩,我也總是在親戚朋友面前夸,通過一段時間就把家里人說服了。”呂翠告訴記者。
    今年5月,呂翠和宗強訂婚,6月份領證,10月份舉辦婚禮。
    婚姻是未來的希望
    報告《我國殘疾人婚姻家庭現狀及主要需求研究》分析了我國殘疾人家庭的幾個特點:首先,殘疾人的家庭生活照顧問題不容樂觀,殘疾人獨居的比例為8.8%.其次,在殘疾人家庭中,經濟負擔和情感問題也較為突出。報告指出目前殘疾人在婚姻家庭生活中遇到的主要問題有:結婚自由權難以實現;婚檢、孕檢率低;監護規定不到位,養老問題沒有得到真正解決;離婚時法律沒有規定特殊的保障措施等。
    正如聯合國大會第37屆會議通過的《關于殘疾人的世界行動綱領》中所說:“由于這些障礙,殘疾人往往很難或無法與他人發生密切的和親密的關系。那些被認定為‘殘疾’的人,即使沒有功能方面的限制,也往往無法結婚和為人父母。”
    婚后的日子并不是一帆風順。
    目前,宗強在北京市長辛店鎮東河沿村擔任殘疾人專職委員,每月拿1150元的工資,也做一些兼職,全部收入加起來接近5000元錢。宗強曾在2006年考取全國軟件技術與專業技術程序員證書,2010年考取駕照,目前正在自考大專,打算在明年10月或后年1月把剩下的兩門課考完。
    呂翠也有工作,每天5點起床,婆婆也起來洗漱、做飯,送她到地鐵站。下班后,丈夫去地鐵站接她。家人都認為這份工作很辛苦,勸她別做。但呂翠認為,工作是自我價值所在,過得充實,還可以掙錢,呂翠在宗強身上看到了堅強與倔強,也感受到壓力,“人家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我有時會發點小神經。他很優秀,我怕別人看上他,會瞎想。”
    在要不要孩子的問題上,呂翠和宗強有一些分歧。宗強希望丁克,由于夫妻二人都是先天殘疾,他擔心會遺傳給孩子。“從小在自身殘疾的環境下長大,很艱辛,很痛苦,我們都經歷過。”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像自己一樣。同時,現在一個孩子的撫養費用龐大。“比較恐怖!現在還想努力提升自己,希望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他想要的生活,前提是月入5000———他正在一步步接近目標。
    常有人來取經。呂翠總是告訴她們:“先找自己,再找朋友。”此外,不要對另一半要求太多。“我們倆生活上不會有任何顧慮,不會互相看不起。一個殘疾人再自信,心中也會有自卑。要找到一個可以平靜相處的、能展示自我的人,友好相處,在感情上多想想未來。”
    宗強補充道:“天上有三寶,日月辰;地上有三寶,精氣神。如果人沒有精氣神的話,就什么也沒有了。”他認為重殘人首先自己不能放棄自己,一定要努力完善、充實自己。自己不努力的話,生活肯定會一片狼藉。
    “小蝸牛”很羨慕這對夫妻,她覺得婚姻不僅是情感的寄托,更寄托尊嚴和未來的希望。“如果沒有自己的家庭,在原來的家庭又沒有一技之長,就是吃閑飯的。父母老了可以和兄弟姐妹過,沒有兄弟姐妹的話,以后到哪里去?成立一個家庭,就有妻子的角色,生孩子的話就有母親的角色,就有一個稍微確定的未來。對未來充滿恐懼,那是多恐怖啊!”
    夫妻生活的難題
    殘障人士的婚戀需求因人而異,四川省綿竹市青紅社工服務中心主任陳鋒認為,殘障人士的婚戀需求具有個體差異,每個人的需求不盡相同。以青紅社工站服務對象為例,既有單身婦女的結婚需要,又有已婚婦女的生育需求,還有殘疾人夫妻生活問題衍生的家庭緊張等,其中最棘手也最難解決的,便是夫妻性生活缺失帶來的問題。
    2008年的汶川地震使30歲的陳秋芳(化名)高位截癱,丈夫絲毫未損。地震之后,夫妻倆在家鄉開辦一個小店,如今生意低迷,丈夫思量著出外打工謀求生計。目前一家人靠父母退休金、秋芳單位發放的低保及小店的收入過活。
    幸運的是,秋芳的父母正住在對面,平時與其一起吃飯生活,悉心照料。由于夫妻性生活難以為繼,丈夫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間,秋芳從不干涉,甚至認為即使丈夫離開也沒有任何錯。
    “生計背后是價值和尊嚴,在主流框架下,男人掙不了錢,他的自我價值會受到很大的影響。”陳鋒認為夫妻生活問題衍生的家庭緊張有著社會原因。在心理學家、廣州韋志中心理工作室創始人韋志中眼里,像秋芳一家的情況,一定需要心理醫生的介入,進行心理疏導:“性依戀不光是生理上的需求,還是心理需要。假設一方沒有這個條件,而另一方有,夫妻情感經營起來就會有困難,容易出現心理扭曲,導致疾病、壽命減短、婚姻破裂等。假使借助外部協作,雙方也會產生內疚和自責,心理壓力增大。傳統文化當中,如果是男方喪失性功能,那么其自尊心會受到更大傷害!”
    面對殘障人士多樣的需求,陳鋒希望有一些有經驗的婚戀專業社工機構來解決此類問題。“如果在國外,我們就可以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把服務對象轉交給其他專業機構,我們就慢慢退出來。但是現在,中國的社會組織并不發達,沒有這樣的婚戀專業社會機構。而且很多N G O公信力不強,交給他們我們也不放心,反而傷害了服務對象。”
    陳鋒尷尬于自己的男性身份,社工站的女性也多為缺乏婚戀經驗的年輕人,他們除了與服務對象交流情感,疏導情緒,也不便于過多介入夫妻之間的隱私。而出現眾多困境的殘障家庭也極少主動尋求救助。
    韋志中告訴記者,主動前來尋求心理救助的殘障人士較少,像這樣的案子他從未遇到過。在他看來,殘障人士的生理缺陷對心理本身就有沖擊,形成心理創傷。如果心理創傷太大,而外部環境并不友好,則有可能導致心理扭曲。相反,如果外部環境良好,則能夠促進殘障人士走向正向、積極的一面。
    此外,目前社會對殘障人士的心理援助遠遠不夠。“我看到很多事都是他們自己經歷過的,國家對他們物質上和社會的幫助僅僅是幾年前才開始,心理上的幫助需要跟上物質幫助、社會幫助。”韋志中說道。
    專題采寫:南都記者劉素楠
    ■網站推薦
    鳥窩網
    網頁設計師田桂濱將網站定位為“致力于殘疾人交友、旅游和創業的公益網站”,范圍涉及殘疾人服務的方方面面:殘疾人法律咨詢、殘障用品咨詢、醫療咨詢與診治、心理咨詢(救助)、組織策劃社會服務等項目。(南方都市報  www.nddaily.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)
    網站:http://www .birdwo.com/
    ■域外經驗(南方都市報  www.nddaily.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)
    英國倡導殘疾人“性權利”
    英國傳媒報道,有地方政府動用公款資助殘疾人士招妓、看艷舞等,目的是使他們更加自立。一地方政府容許一名21歲學習障礙患者,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享受“性之旅行”;2005年丹麥政府發起名為“性,與殘疾無關”運動,政府出錢“買通”丹麥性工作者,要求她們每月向殘疾人提供一次性服務,殘疾人大都拍手叫好,可見性也是天賦人權。
    這些年輕的英國人,尤其是那些智力障礙或者智力低下的,會在前往荷蘭“享受快樂的日子”前,接受幾節性教育課。他們的花銷,反映在D ailyM ail上。
    “您難道不希望這樣,人們可以控制他們的治療,引導他們,教育他們,鼓勵他們去理解生命的進程,最后,在這個安全的地方,滿足他們的需求,讓他們的幸福和人生得到完滿。”一位政府工作人員說,“那些反對這項措施的人,本身已經侵犯了他人的人權。”
    一項由支持殘疾人性權利的組織進行的調查顯示,121項地方提案(與殘疾人性生活相關)中的97%被謹慎處理,過一半的提案(53%)得到了當地政府明確支持:滿足殘疾人的性沖動。

    世界因您而不同,鳥窩網有您更精彩!鳥窩網殘疾人走向成功的家園!


鳥窩雞蛋
1

鳥窩鮮花

鳥窩握手

鳥窩雷人

鳥窩路過

剛表態過的朋友 (1 人)

手機鳥窩|聯系鳥窩|京ICP備09006831號-4|   

GMT+8, 2020-8-1 11:27 , Processed in 0.053213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鳥窩網 X2.5

© 2008-2020 www.gtzygw.icu

回頂部 捕鱼达人之航海大冒险 精准时时彩软件 中国重工股票行情 股票融资融券是利好吗 广东36选7如何选好 股票图详解 陕西11选五直播 11169期博彩老头 pc蛋蛋真能赚钱吗 奇趣腾讯分分彩靠谱吗 理财平台有哪些 广东11选5精准全天计划 新疆时时彩五星 重庆幸运农场怎样赚钱 最近好股票推荐 秒速飞艇开奖 南京期货配资